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中国黄金储备连增8月背后: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步伐加快

来源:南方财经网    2019-08-08 15:29     作者:陈晓敏

​尽管7月外汇储备环比下降155亿美元,却难阻中国央行对黄金资产的青睐。

8月7日,中国央行公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中国黄金储备达到6226万盎司,较前一个月环比增32万盎司,这也是中国央行连续第8个月增持黄金储备。

“持续增持黄金储备,凸显中国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配置的步伐正在加快。”一位国内私募基金经济学家向记者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是中国央行,今年以来俄罗斯、土耳其等众多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外汇储备都在大幅增持黄金资产。

世界黄金协会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各国央行购金总量达到了374.1吨,创下有统计数据以来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同期最大净增幅。

“事实上,当前新兴市场国家增持黄金储备,呈现两种不同的策略,一方面是俄罗斯、土耳其等与美国关系出现波折的国家正在大力启动外汇储备去美元化,因此他们将黄金作为美元资产的替代者;另一方面是中国等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央行采取相对稳健的黄金增持步伐,以实现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配置。”一位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丨美元储备地位下滑

“中国持续增持黄金储备,其实也在市场预料之中。”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究其原因,是美元储备地位在不断下降。

在摩根大通大宗商品和利率策略师Craig Cohen看来,过去10年美元储备地位之所以持续下降,一方面是次贷危机爆发令全球国家央行注意到美国经济风险隐患,尤其是居高不下的美国债务赤字正不断“侵蚀”美元的实际价值,另一方面近年全球经济增长最大动力正从美国等西方国家转向亚太地区国家,令后者在全球经济的话语权日益增强,其结果是美元主导地位被削弱,以及越来越多国家通过加大配置亚太地区国家货币与黄金资产,从而更好地实现外汇储备保值增值。

“事实上,近年美国掀起的全球贸易摩擦与保护主义,正间接加剧美元储备地位的下滑。”Bob Haberkorn向记者指出。原因是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导致越来越多国家与美国的双边贸易额以及大宗商品采购规模(以美元计价)双双下滑,因此这些国家央行也没有必要囤积大量美元资产用于经常项目付款开支,加之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施压美联储采取更大幅度的降息措施,令这些国家更加担心美元资产无风险回报率持续走低。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华尔街金融机构普遍预期美联储年内可能还会有两次降息,令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1.5%左右,无法满足很多国家外汇储备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的回报要求,倒逼他们加快配置其他货币与黄金的步伐。

“相比而言,鉴于当前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不明朗与全球贸易局势趋紧,以及黄金相比其他资产的相对独立走势,令越来越多国家相信增持黄金资产,能给外汇储备带来额外的安全投资效应与相对稳定的回报。”RJO Futures高级商品经纪人Bob Haberkorn分析说。

在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王立新看来,目前触发越来越多国家在外汇储备增持黄金资产的更大驱动力,未必是短期避险投资需求与对冲美元主导地位下滑风险,而是向西方发达国家外汇储备结构看齐——当前不少新兴市场国家的外汇储备额度位居全球前列,但其黄金资产占比却不到10%,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40%占比,这导致这些国家外汇储备资产结构存在短板,即整个外汇储备估值受到其他货币汇率(比如处于降息周期的美元与面临无协议脱欧的英镑)与资产估值大幅波动的冲击较大,难以有效实现长期保值增值,因此他们迫切需要加大黄金这种波动相对独立的避险资产“平滑”上述风险。

“可以预见的是,只要美元储备地位持续下滑,加之全球经济在中长期面临增长困境,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增持黄金资产的步伐将不会停歇。”对冲基金MKS PAMP贵金属交易员Sam Laughlin直言。

丨黄金套息交易的秘密

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持续增持黄金资产,也被金融市场视为提振当前金价快速上涨的一大支撑。

“不同于铁矿石、原油等大宗商品存在供需紧张关系,黄金通过旧金回收等方式令其供应量持续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因此新兴市场央行外汇储备增加黄金资产,无形间会令黄金供应减少,对金价带来一定的提振效应。”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

一位熟悉黄金拆借市场操作的美国投行人士对此指出,其实很多国家央行增持黄金资产,并不等于这些黄金储备被“封存”。在全球金融市场,一直流行着黄金套息交易(Gold Carry Trade),即国际大型投行按照LIBOR+10-20个基点的黄金租赁价格,从欧美国家央行借入一定数量的黄金储备,一面在黄金市场抛售套现,一边用这笔资金购买高利率欧美国家国债。

这种做法的好处,一是令欧美国家不愁国债“卖不掉”,二是国际大型投行也能套取国债利率与黄金租赁价格之间的利差收益。

“但是,随着黄金套息交易规模日益扩大,部分国际投行开始利用黄金套息交易所得到的黄金头寸,在黄金期货市场大举沽空套利,甚至涉嫌操纵金价走势。”他向记者透露,

“不过,随着近年金融监管趋严,黄金套息交易规模出现大幅收窄。”这位投行人士指出。原先黄金套期交易主要由投行自营部门操作,但随着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监管部门要求投资银行剥离自营部门,导致这类业务规模缩水不少,其结果是西方国家央行开始寻找其他渠道“出租”黄金储备以获取相应的资产回报,也间接削弱了国家大型投行对黄金的“定价话语权”。

“目前,流向市场的央行黄金储备规模并不多,且央行对黄金的投资往往具有长期性,对整个黄金价格波动的影响并不明显。”Sam Laughlin坦言。相比而言,全球资本的避险需求起伏已取代投行操控能力,成为影响金价涨跌的最关键因素。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新闻

Copyright © 2018-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